推薦景點-大昭寺


分享:

18898365_153010997615_2.jpg||892


大昭寺簡介大昭寺,又名“祖拉康”、“覺康”(藏語意為佛殿)

   大昭寺,又名“祖拉康”、“覺康”(藏語意為佛殿),位于拉薩老城區中心,是一座藏傳佛教寺院,是藏王松贊干布建造,拉薩之所以有“圣地”之譽,與這座佛像有關。寺廟最初稱“惹薩”,后來惹薩又成為這座城市的名稱,并演化成當下的“拉薩”。大昭寺建成后,經過元、明、清歷朝屢加修改擴建,才形成了現今的規模。大昭寺已有1300多年的歷史,在藏傳佛教中擁有至高無上的地位。大昭寺是西藏現存最輝煌的吐蕃時期的建筑,也是西藏最早的土木結構建筑,并且開創了藏式平川式的寺廟市局規式。環大昭寺內中心的釋迦牟尼佛殿一圈稱為“囊廓”,環大昭寺外墻一圈稱為“八廓”,大昭寺外輻射出的街道叫“八廓街”即八角街。以大昭寺為中心,將布達拉宮、藥王山、小昭寺包括進來的一大圈稱為“林廓”。這從內到外的三個環型,便是藏民們行轉經儀式的路線。大昭寺融合了藏、唐、尼泊爾、印度的建筑風格,成為藏式宗教建筑的千古典范。寺前終日香火繚繞,信徒們虔誠的叩拜在門前的青石地板上留下了等身長頭的深深印痕。萬盞酥油燈長明,留下了歲月和朝圣者的痕跡。

  具有1350多年歷史的大昭寺,坐落在拉薩市舊城中心八角街。傳說,在建寺之前,文成公主運用陰陽、五行,推測出西藏的地形似仰臥的魔女,拉薩臥塘湖恰為魔女的心臟,在此填湖建寺才能驅魔。在拉薩,有“先有大昭寺,后有拉薩城”之稱。

  大昭寺殿高4層,大殿的一層供奉有唐代文成公主帶入西藏的12歲釋迦牟尼等身金佛。整個建筑金頂、斗拱為典型的漢族風格。碉樓、雕梁則是西藏樣式,主殿二、三層檐下排列成行的103個木雕伏獸和人面獅身。終日繚繞的香火,長明的萬盞酥油燈,記錄下千年歷史的同時,也記錄著朝圣者們永遠不變虔誠的信仰。


地理位置最古老的仿唐式漢藏結合木質結構建的筑依

  大昭寺位于拉薩市區的東南部,始建于唐貞觀二十一年(公元601年)。先后被稱為“惹剎”、“邏些”等,9世紀改稱“大昭寺”,意為“存放經書的大殿”,清代(公元1644~1911年)又稱其為“伊克昭廟”。它是西藏地區最古老的一座仿唐式漢藏結合木結構建筑。在大昭寺初建時,松贊干布的妃子尼泊爾尺尊公主得知松贊干布的另一妃子唐朝文成公主精于歷算,便托祿東贊邀請文成公主勘察建寺地址。根據勘察和計算的結果,她們認為西藏地形猶如一位仰臥的魔女。拉薩的一片湖泊(大昭寺基址)由魔女的心血匯成,紅山和藥王山形似魔女心臟的骨架。若能在湖(藏文音譯“臥唐錯”)上修廟,供奉釋迦牟尼,在紅山上建王宮,就可以鎮住魔女。于是松贊干布下令填湖造廟,在填湖工程中,大量的土是用白山羊作運料馱畜,寺建成后,為紀念白山羊馱土功績,將該寺稱為惹剎(意為山羊馱土),后改稱祖拉康、覺康,清代命名為大昭寺。在五世達賴(1642―1682)至第巴桑結嘉措執政的40余年中,曾進行了大規模的修葺與擴建。后經歷代擴建而形成今天的規模。


延伸閱讀:大昭寺-轉過歲月年輪 聆聽神的聲音
  大昭寺,據說是西藏最為輝煌又保存完好的吐蕃時期的寺廟,它并不從屬于哪個教派,卻是藏傳佛教最神圣的建筑,是拉薩最具特色、最吸引人的地方。尤其對于初到西藏的旅游者來說,想要在有限的時間內,集中了解西藏風情和藏族人民的典型習俗,從大昭寺開始非常好。

  大昭寺給我的感覺是一個內容豐富的整體,一如在寺前終日香火繚繞中緩緩展開的長卷。大昭寺有著天然的親和力,每天都被無數的朝拜者和轉經的人流簇擁著,門前總是一幅熙熙攘攘的熱鬧景象。

  來到大昭寺門前,游客們大多像我一樣,先隨著身穿艷麗藏裝的朝拜者來到寺廟北側的一間開放式經堂,轉轉巨大而凸刻著許多藏文的銅制經筒,拽著拴掛上五色哈達編制成辮子的銅門環。在具有濃郁西藏特色的紅色寺門合影后,舉著相機癡癡地看著不遠千里而來的朝圣者對著大昭寺的方向磕長頭,磕長頭的儀式要持續一整天,不斷有人來了又去,姿勢如一:雙手合十,高舉過頭頂,然后放到頭部和胸部,口中念念有詞,五體投地地拜下去,再站起來,一遍又一遍地重復這個動作……

釋迦牟尼的等身金像
  大昭寺對藏族人是免費的,只對旅游者售票。我們檢票后就進了經堂。一層露天院落里,坐滿了藏族信眾,有的看樣子是舉家而來,正與周圍的人悄悄聊天。過道里也坐滿了紅衣的喇嘛,原來,下午有講經法會,我透過門縫看過去,經房里,果然是人頭攢動,一片僧袍紅。

  轉過回廊,重點要看大殿了。大殿里必看的就是大名鼎鼎的釋迦牟尼12歲等身金像。據說這尊佛像是經佛祖親自開光的,距今已有2000多年了。這尊如此珍貴的佛像是怎樣到大唐長安的已不得而知,只知道松贊干布迎娶文成公主時,這尊佛像作為陪嫁,隨文成公主從長安出發,跋山涉水整整走了3年才到達拉薩。那時,拉薩還很少有固定的房屋,為了安置這尊珍貴的佛像,在文成公主的建議下,松贊干布選址修建了大昭寺。

  “昭”是藏文音譯,是佛的意思,所以大昭寺三個字譯成漢語就是“供奉大佛的神殿”。大昭寺是先有佛像再修建筑,這佛像應該是最早進入西藏的宗教圣物了。知道了這段歷史淵源,就不難理解為什么無數藏民千里迢迢從家鄉出發,不遠萬里磕長頭來到拉薩,終點就是大昭寺,就是為了親眼目睹2000多年前佛祖的真容。藏族人民用自己特有的方式,來供養這尊佛像,佛像的佛冠和衣飾遍鑲寶石,華麗無比。

  我站在佛像前,久久地凝視著,這尊佛教造像比例勻稱,面容慈和,色彩美艷。尤其是眼睛,彎彎長長的,中部微微凹陷又順著臉部的輪廓挑上去,好似能看透所有的世事悲歡。與佛像相互凝視的那一刻,心也漸漸平靜下來。“佛”的本意是覺悟者,望盡三生輪回路,求到的,不就是一顆安寧無爭之心嗎。

  我轉到入口處的右側,那里的墻壁上有大昭寺7世紀時填湖造寺的壁畫和大昭寺開光慶典活動的壁畫,我后來才想到,這兩幅壁畫既不是單純的寺院裝飾彩繪,又不是讓人景仰的類似唐卡的佛教造像畫,而更像是大昭寺建寺歷史的解說詞。位置也相當于一本書讀到末尾那一篇后記,總結一下的意思。當游客順時針繞大殿走完一圈兒,看看這壁畫,大昭寺的歷史淵源也就了然于心了。

巧遇打“阿嘎”
  出了大殿,回到售票處附近,有窄窄的木樓梯直通二樓和三樓的平臺,在平臺上一面可以觀寺廟金頂的燦爛輝煌,一面可以遠眺布達拉宮的倚山雄姿和俯瞰八廓街廣場的闊朗繁華。大昭寺的金頂是非常有名的,那氣派與氣勢,再配上強烈而有穿透力的日光,折射入視線的金色是如此飽滿而膨脹,迎頭撲面而來,讓人不由自主地生發出一種恍惚感。

  我們剛從三樓走下木梯,忽聞歌聲繞梁而來,歡快清亮。我迅速折回二樓看個究竟,原來是一群藏族姑娘在打“阿嘎”。因為大昭寺每年都要修繕,“阿嘎”就是一種建筑修筑形式,打出的地面光潔美觀。姑娘們載歌載舞,真是一種觀賞性和表演性極強的勞動形式。

  看了半晌,才下樓來,這時一層的講經法會剛剛開始,場子和經堂里滿滿的人,鴉雀無聲。我輕輕地走過經廊,很驚訝于大昭寺所見的形形色色,居住生活在此的喇嘛僧人,普通的藏族信眾,來自世界各地的旅游者,修繕寺廟的勞動者……每個人都能在這里找到自己的位置,各干各的,相安無事,構成了一幅很和諧的景象。

大昭寺廣場迷人的傍晚
  在大昭寺出口,看到管理人員已經在限制參觀和朝拜的人數了,不由得慶幸自己來得巧。西藏的教派很多,什么寧瑪派,噶舉派,教義也不盡相同,我沒有深入研究過,大昭寺不屬于任何一個教派,這樣的背景又增加了一層我對它的喜歡。

  大昭寺廣場的傍晚很迷人,是我那天無意中發現的。廣場門前的香爐里永遠煙霧繚繞,人影在虛渺中晃動,濃濃的煙霧飄搖而上,與天空的云朵連成一體,金色的夕陽灑在地面上,籠罩了整座建筑。幾秒鐘后,金頂后原本潔白的云朵燃燒起來,天空一片橙紅……后來幾天,因為工作的關系,我認識了大昭寺管委會的主持喇嘛尼瑪次仁,并在離開拉薩的那天傍晚,到大昭寺他住的僧房坐了一會兒。尼瑪次仁對我說:“到拉薩而沒來大昭寺等于沒來過拉薩。”雖然有些像繞口令,可這句話我同意。
延伸閱讀:人在大昭寺-感悟世間無與倫比的圣寺
    大昭寺是西藏最輝煌的一座吐蕃時期的建筑,殿宇雄偉,莊嚴絢麗,每日被轉經的人流簇擁著。大昭寺又名“祖拉康”,藏語意思是經堂。“大昭”,藏語為“覺康”,意思是釋迦牟尼,就是說有釋迦牟尼像的佛堂。而這尊釋迦牟尼像便是指由文成公主從長安帶來的一尊“覺阿”佛(釋迦牟尼12歲時的等身鍍金像),它在佛教界具有至高無上的地位。

    這座土木結構的寺廟,主殿三層,殿頂覆蓋著西藏獨具一格的金頂,陽光下浮光耀金,光彩奪目。寺前終日香火繚繞,信徒們虔誠的叩拜在門前的青石地板上留下了等身長頭的深深印痕。萬盞酥油燈長明,記錄著朝圣者永不止息的足跡,也留下了歲月的永恒。一千多年的歷史,一千多年的香火,延續了一個流傳了一千多年的故事。

    這里原是一個荒草叢生的沼澤,沼澤地中心的湖泊叫“吉雪印臥堂”,文成公主觀天相,認定臥堂湖乃羅剎女的心臟,此相極不利于藏王立業,于是建議以白山羊背土填湖,建廟以鎮之,這便是大昭寺的來歷。如今寺內供奉的最珍貴的一尊佛像便是當年文成公主由大唐帶入西藏的釋迦牟尼十二歲等身佛像。這尊佛像凝聚著歷史,凝聚著藏漢交流的深情厚意,它與大昭寺門前最著名的唐蕃會盟一道成為漢藏友誼的歷史見證。古樸的大昭寺歷經千年歲月,香火卻長盛不衰,如今更是游人如織,其神、其圣已非一般。

【歷史】
    大昭寺座落在拉薩市的中心,建于7世紀中葉,是西藏最早的木構建筑。相傳由與吐蕃贊普松贊干布先后聯姻的尼泊爾尺尊公主和唐文成公主共同主持興建。據藏文史籍記述,寺內原供奉尺尊公主帶到吐蕃的不動金剛佛像(釋迦牟尼八歲等身像);8世紀前半期唐金城公主嫁到吐蕃后,將其移置于小昭寺,而將文成公主帶到吐蕃的覺臥佛像(釋迦牟尼12歲時等身像)迎至該寺供養。因“昭”為藏語音譯,意為佛,故稱大昭寺,即供奉大佛的神殿。

    大昭寺共修建了三年有余,因藏語中稱“山羊”為“惹”,稱“土”為“薩”,為了紀念白山羊功績,佛殿最初命名“惹薩”,后改稱“祖拉康”(經堂),又稱“覺康”(佛堂),全稱為“惹薩噶喜墀囊祖拉康”意即由山羊馱土建的。“大昭”的的名字據說與始于15世紀的“傳昭大法會”有關。

    大昭寺建成時,西藏還沒有僧人。后來,經歷代擴建,四周增設回廊、院落,建筑面積達25100余平方米,開始有少數僧侶看管寺廟,但不屬于具體教派。黃教興起后,每年在這里舉行傳昭大法會。歷代達賴或班禪的受戒儀式也在這里舉行。五世達賴喇嘛建立“甘丹頗章”政權后,“噶廈”(政府的機構)設于寺內。大昭寺由此可說是西藏歷來重大佛事活動的中心所在。

    大昭寺是西藏佛教徒心目中的金色圣殿,同時也是藏漢團結友好的最有力的印證。

【參觀要點】
釋迦牟尼12歲等身像
    為什么這一尊如此珍貴呢?因為此像是釋遵牟尼在世時,按照釋迦牟尼本人形象塑造的。等像塑好后,那些弟子有幸請佛祖釋迦牟尼自己給自己的佛像開光加持。藏族人認為它珍貴,不僅僅是因為它的歷史價值和文物價值,最重要的是認為見到這個佛和見到2500年前的佛祖沒有區別。

    世上只有三尊佛祖等身佛像。佛教創始人釋迦牟尼在世時反對偶像崇拜,不立寺供像。在他臨終時釋迦牟尼只同意以自己三個不同年齡時的模樣塑像,并親自為塑像繪圖。這三尊佛像中,以十二歲時釋迦牟尼身為皇子的鎏金銅像最為精美與尊貴。該佛像后從古印度流入中國,又經唐代文成公主帶入西藏,原供于小昭寺。小昭寺主供的釋迦牟尼八歲鎏金銅像原供于大昭寺,也是這三尊珍貴佛像之一。

囊廓
    沿千佛廊繞“覺康”佛殿轉一圈“囊廓”方為圓滿。這便是拉薩內、中、外三條轉經道中的"內圈"。拉薩主要的轉經活動都是以大昭寺的釋迦牟尼佛為中心而進行的,除“內圈”外圍繞大昭寺則為“中圈”即“八廓”,也就是古老而熱鬧的商業街--八角街;圍繞大昭寺、藥王山、布達拉宮、小昭寺為“外圈”,即“林廓”,已繞拉薩城大半。

唐蕃會盟碑
    進入大昭寺前面的小廣場,可以看到大昭寺的全貌。首先映入眼簾的是被圍墻圍起的兩塊石碑。南邊一塊便是著名的唐蕃會盟碑,高3.42米,寬0.82米,厚O.35米,唐長慶三年(823年)用藏漢兩種文字刻寫。

    公元九世紀,唐朝與吐蕃王朝達成和好,以求“彼此不為寇敵,不舉兵革”、“務令百姓安泰,所思如一”和“永崇甥舅之好”之目的。當時的贊普赤德祖贊為表示兩國人民世代友好之誠心,立此碑于大昭寺前,碑文樸實無華,言辭懇切,現碑身已有風化,至今大多數碑文仍清晰可辨。碑的旁邊有一棵柳樹,據傳由文成公主親手種植,當地人稱為公主柳。

    唐蕃會盟碑又稱甥舅會盟碑,因為吐蕃贊普赤德祖贊娶的是唐朝皇帝的公主,所以自然他的孩子自然就要管以后的唐朝皇帝叫舅舅了。

【大昭寺傳說】     
傳說一:
    大昭寺寺址最早是一片湖,松贊干布曾在此湖邊向尺尊公主許諾,隨戒指所落之處修建佛殿,孰料戒指恰好落入湖內,湖面頓時遍布光網,光網之中顯現出一座九級白塔。于是,一場由千只白山羊馱土建寺的浩蕩工程開始了。

傳說二:
    兩位公主各自帶來了一尊珍貴的釋迦牟尼的佛像。作為最貴重的陪嫁,尼泊爾公主帶來的是釋迦牟尼八歲時的等身像;文成公主從內地的長安請來的是另一尊十二歲的釋迦牟尼等身佛像。藏民公認這兩尊佛像是最早進入雪域高原的佛像,然后為了供養這么神圣的佛像,松贊干布就開始修建西藏佛教歷史上最早的佛教建筑物。便是大昭寺和小昭寺了。

傳說三:
    相傳建大昭寺時,幾次均遭水淹。文成公主解釋說,整個青藏高原是個仰臥的羅剎女(如果有機會去西藏博物館,推薦你一定要看一幅非常古老的唐卡,畫的就是文成公主推算的吐蕃的地形)。這個魔女呈人形,頭朝東,腿朝西仰臥臂,大昭寺所在的湖泊原來正好是羅剎女的心臟,湖水乃其血液。所以文成公主說大昭寺必須填湖建寺,首先把魔女的心臟給鎮住。然后文成公主還同時推薦了另外十二個小寺院在邊遠地區,鎮住魔女的四肢和各個關節,共建了十三座寺院。

    按照文成公主所選的位置,建寺首先要填湖。當時主要的運輸工具是依靠山羊背著裝著沙和土的袋子。就這樣把這個湖泊給填平了,給大昭寺奠定了基礎。其實今天的拉薩這兩個字就是從大昭寺演變而來的。最早拉薩不叫LASA,古文書上都是RASA,RA是山羊,SA是土地,意思是山羊建的地方。后來因為修建了這樣神圣納佛殿,里面供奉了佛祖的像,有佛經、佛塔,還有四面八方的信徒來這里朝圣,大家都認為這個地方是佛地,所以又改稱拉薩--LA在藏語里是佛的意思,SA是地。

【參觀路線】
    上午參觀的游客要從正門進去,右手就是售票處。首先看到的天井式院落是藏傳佛教中“格西” (藏傳佛教中的高級學位,相當于博士)的產生地。1409年,黃教開山鼻祖宗喀巴在大昭寺創立傳昭大法會,并將之確立為藏傳佛教界最大的法事活動,從此黃教聲名雀起.法會期間各大寺廟的僧人云集此院,觀看被寺廟推選出的杰出僧人進行激烈的答辯.

    院落東側有數排酥油燈,白天也總是長明不滅.由這里各個家庭的人負責加酥油。

    酥油燈后面就是大昭寺主殿的正門,大昭寺最早的建筑都是從這個門開始的。外面院子都是后來修建、擴充的,這個主殿才是一千四百多年前的建筑。由于多年信徒的摩擦,門口的石頭地板已經光亮如鏡了。

    進入大殿左右各有兩尊巨大的佛像。左側為紅教創始人密宗大師蓮花生,他本來是印度的佛學家,公元八世紀進藏,在他入藏以后藏區開始出現密宗。右側是未來佛。

    大殿通道入口處右側是關于大昭寺建寺故事的壁畫,它生動形象地繪出了公元7世紀時的早期布達拉宮的樣子,以及當年填湖建大昭寺的情景。要了解大昭寺,要了解7世紀時的拉薩,松贊干布和文成公主,就一定要先看這幅壁畫。

    從左向右依順時針旋轉游覽。第一間小殿,里面供有宗喀巴及其八大弟子,此八位弟子都為弘揚黃教作出了巨大貢獻。一世達賴和一世班禪都位于八大弟子之列。黃教六大寺廟,甘丹寺為宗喀巴本人親建,哲蚌寺、色拉、扎什倫布寺均為其弟子所建。 一座白塔矗立在西墻與北墻拐角之處,據說這座白塔是在修建大昭寺之前,從臥塘湖中所顯現出來的。南側第一間小殿,端坐著八大“東方凈琉璃世界的教主”一藥師佛。緊挨小殿,是手置耳側,瘦骨嶙峋的白教創始人之一一米拉日巴的塑像。再行數步,小殿內置三世佛。

    轉過來第二間殿是觀世音殿。當地人供養佛的方式很虔誠,在殿內經常能遇到當地一些家庭給觀世音菩薩臉上涂金粉。此殿右側有松贊干布及尺尊、文成公主塑像。在藏民族的心目中,他們三個不僅僅是普通的國王和王后,他們是菩薩變成了國王和王后來教化藏族人的。兩位公主體貌端莊,其中前面發髻高挽、典型的大唐女子就是文成公主。

    在南墻與東墻拐彎之處,有宗喀巴及其他教派的諸位宗師.東墻第一間佛殿是無量光佛。這里還可以看到公元7世紀的檀木的門框和上面精美的雕刻.另外釋迦牟尼殿前也有和這里同樣7世紀的木柱,一共8根.大昭寺2000年剛剛被列為世界文化遺產,諸多的條件中,最關鍵的就是這些木雕,因為在西藏其它任何寺院都看不到,只有在大昭寺有。這些木雕現在已經像鐵一樣堅硬了,敲一下,還會發出金屬之聲。畢竟是經歷了1400年的風風雨雨過來的傳世國寶。

    再往下的佛殿里有拉薩十分出名的一尊強巴佛,據說它掌握著西藏的風調雨順,每年藏歷新年活動結束前要把它請出去繞大昭寺一周。

    強巴佛殿外面的五位高僧就是薩迦五祖(薩迦派5位法位繼承人)。藏族佛教雖然是一個整體,但后來由于實踐和方式上有所不同.形成了四大教派:寧瑪、薩迦、格舉、格魯.薩迦派影響最大時曾經統治了整個藏區,也就是薩迦王朝。薩迦王朝五個法王里面最后一個叫八思巴,就是在最右邊的一個,是他把藏傳佛教文化傳給中原,介紹給漢族和蒙古族。后來八思巴又成了蒙古汗王忽必烈的帝師,也就是元朝的國師。他創造了蒙文,井把佛教文化帶給了蒙古族。

    在轉過殿角,和剛才看到的大昭寺修建的壁畫緊鄰的壁畫也一定要看一下,內容是公元七世紀松贊干布和公主組織的一個慶典活動,是為了大昭寺竣工的開光典禮,實際上是一個七世紀傳統運動會的情景。包括摔跤、牦牛舞、面具舞、射箭等等。壁畫左側的山就是藥王山,上有電視塔。畫上面的是原來的藏醫學院,上面的白塔就是布達拉宮前面的廣場側的佛塔,原來是拉薩城的西大門。壁畫右側便是最早只有兩棟主要建筑的布達拉宮,也就是松贊干布建的王宮。

    逛完大殿,可出門繞大殿一周,此處共有380個轉經鎬,一個緊挨一個。邊走邊推動轉經筒是很多虔誠的信徒必做的功課。

    從庭院出來,回到側門的售票處,有樓梯可以直通二樓和三樓的平臺。在平臺上俯視大昭寺廣場以及遠眺布達拉宮,輝煌的建筑在耀眼的陽光中光茫四射,燦爛無比。夏天這里還有茶座,在此可以休息。大昭寺的二樓只在早上開放。松贊干布的法王殿也在二樓的西南角。里面供有藏王松贊干布、文成公主,尼泊爾公主、大臣祿東贊等塑像,也是早期的作品。二三樓之間有班丹拉姆護法神殿,這是大昭寺和整個拉薩城的護法女神。二樓天井的東北角有一個梯子,通向三樓的小門,這里就是上金頂的入口。大殿的三樓平時不對外開放,僧人們在這里打坐修行。頂層四座巨大的金頂分別建于公元14世紀中葉和17世紀。
延伸閱讀:膜拜大昭寺-西藏佛教徒心中的金色圣殿
  這世上可能沒有多少城市像拉薩般,把現代生活消解于無形。漫步拉薩街頭,你會被這里的氛圍所吸引。拉薩留給你的,是源源不斷的沖擊力,它在視覺、聽覺和心理上,帶給你震撼和滿足。

  我在拉薩時,最喜歡大昭寺前的廣場,那里有藏族人民最虔誠的信仰。其實,拉薩最令人感動的,并非宏偉的廟宇,我更喜歡那些街頭巷尾的人們,他們在小小的甜茶鋪里詮釋著世俗的生活。從某種意義上講,世俗要更為親切一些,那些普通人身上的光輝,是最動人的。布達拉宮前的廣場上,總是人跡寥寥,它的巍峨和地位給我以距離感,反倒是香火彌漫的大昭寺,記錄著藏人的生活。

  這座古寺,積淀著1000多年的氣度,在大昭寺前,每天有絡繹不絕的朝圣者從各地奔來,希冀能洗去塵埃,他們獻上錢財與酥油,在這里供著不滅的明燈。在佛教的隱喻里,燈是光明的象征,佛教徒通過它們,表達著對一種境界的渴望。他們希望終有一天,能夠萬千佛光,普照眾生,就像《景德傳燈錄》中所提到的,讓所有的愚癡隨著光明,像暗夜一般消散殆盡。

   大昭寺始建于唐朝,距今已有1300多年的歷史,是這里最古老的寺廟之一。當年尼泊爾的墀尊公主來吐蕃時,帶了一尊釋迦牟尼8歲的等身像,她想為這座佛像修個寺廟,誰料竟生出波折。據說,當時吐蕃的地形,猶如一個仰臥的羅剎女,而拉薩的位置,剛好是羅剎女的心臟。那時的拉薩有個臥塘湖,里面的湖水,被認為是羅剎女的血液,因此如果想要建成大昭寺,就要用1000只白羊將湖水填滿。

    后來,在大昭寺建成時,它被取名為“惹薩噶喜墀囊祖拉康”,藏語中的意思,就是“山羊馱土而建的經堂”。在今天的大昭寺旁,還供奉著白山羊的雕像,如果有興趣,不妨去參觀一下。

    后來,大昭寺里的佛像,被換成了釋迦牟尼12歲時的等身像,它是文成公主帶來的。今天的大昭寺前,還立有唐蕃會盟的石碑。正是因為這珍貴的佛像,大昭寺成為朝圣的中心,藏人們的虔誠,也就展現在游客面前。可他們的信仰與膜拜,你根本無從參與,只能靜靜地站在一邊,在悄然中,蕩滌著自己的靈魂。

    我對于大昭寺是如此喜愛,大把的時間,全都花在這里。寺門前有很多小孩子,分成男女兩撥兒,每天都在吵嘴。由于我常去,也就慢慢和他們熟了,有時請他們吃些雪糕。和我最好的三個孩子,都來自那曲,他們從小就被父母送到拉薩,晚上就在大昭寺里過夜。白天的時候,他們會扮出各種鬼臉,來討游客或攝影師的歡心,有時能得到一些錢,然后就大手大腳地花掉。我覺得這里人們的生活,像一首藏族小調,雖沒有史詩那樣的壯闊,卻每天都很鮮活,直打入你的心坎兒。

    在拉薩的日子,我仰望大昭寺的金頂,燃著的艾草輕煙彌漫,環繞在白塔的四周。這里的朝圣者們,虔誠地磕著長頭,門前的石板早已平滑如鏡,不知有多少人,已完成了朝圣的旅途。直到今日,我仍然記得那些表情,他們的堅毅和淡泊,有一種直指人心的力量。我知道這些人與事,如同亙古不變的歌謠,它們會透過我的雙眼,慢慢地浸入靈魂。

  來朝拜的人很多,他們大多從很遠的地方趕來,風塵仆仆,臉上卻看不到一路走來的艱辛。我曾在八廓街上看到一個約莫十來歲的小喇嘛沿著街道三步一叩,合掌,叩頭,跪下,全身伏地,再起身時已經是滿臉的灰塵。周圍并沒有多少像我這樣覺得好奇并駐足細看的人,我的驚奇在這里顯得那樣愚蠢和無禮。我一家一家小店的進進出出,快走到街口的時候發現那個小喇嘛正喘著粗氣從地上爬起來。八廓街并不短,這樣的三步一叩,不知道需要多少體力和耐力。后來再去八廓街的時候,又看見兩名年輕的喇嘛順著街道,面朝大昭寺的方向,走一步就全身伏地的叩長頭,臉上刻著虔誠和堅定。

  大昭寺的門前,兩個經幡柱高聳入藍天,經幡下面滿是伏地的朝拜者。白色的佛塔里燃燒著不知名的植物,酥油燈的味道從暗房中飄出,八廓街上擁擠著手拿轉經筒口里念著六字箴言的藏民,在明艷陽光的蒸發下,氣味混合著熏煙讓人越發感到宗教氣氛的熾熱。

  大昭寺售票點的四名喇嘛據說都是很有學問的人,精通好幾種語言。我曾在電視上看到過關于這里很有名的喇嘛尼瑪次仁的介紹,我想在這里的僧人一定都是很有修為的。當跨進“覺康”佛殿的那一刻,我居然有種不在此世間的錯覺。酥油燈在殿里幽幽的燃著,陽光透過天井灑在喇嘛念經文時端坐的暗紅座墊上,光影中塵埃粒粒可見,金身的佛像在暗處隱約閃著光。在抬腳跨過門檻走進的瞬間,我似乎已經被渡化。

  覺康殿的中央是大經堂,是大昭寺僧人誦經修法的場所,四周為小型佛堂。釋迦牟尼佛堂是大昭寺的核心,這里是朝圣者最終的向往,殿里供奉的釋迦像是文成公主所帶的佛像。

  游客和藏民一道排隊瞻仰佛像。我的前后擠滿了前來朝拜的藏民,身上都帶著濃重的酥油味,黑紅的臉在幽暗的佛殿里更加無法看清,眼睛卻因此變得格外明亮。長長的隊伍里有滿臉褶皺的老太太有眼神純潔明亮的小孩有體格健碩的漢子也有梳著長長辮子的姑娘。他們嘴里都念著字,我隱約可以聽清一部分六字箴言,混著喇嘛們念經的聲音。這聲音好似催眠一般,我像著了魔一樣跟著一起開始“唵嘛呢叭咪吽”,可是念到一半就拗口的念不下去,幸好酥油燈照不出我羞愧的臉。我跟隨著隊伍進入每個小的佛堂,現在已記不清拜的都是哪些神仙佛祖了,只記得在那些小小的四方佛堂里,原本抱著參觀態度的我被佛像的嚴肅所威懾,虔誠的合掌將頭輕磕在佛祖的衣角邊以求庇護,好幾次都忍不住要流出眼淚來。現在想起來,我還真是膚淺的好笑,原來內心的容量居然這么小,連佛祖所賜的恩澤也盛不下甚至如眼淚般溢出來。這樣想想,覺得那些藏民才是真正的超然,辛苦一生的積蓄也許在某次朝拜的時候都捐與佛祖,心中別無他求所以眼神明亮笑容坦蕩。而我卻整日為吃穿享樂而喜怒煩憂,這樣的俗氣在佛前當然不堪一擊。

  登上寺頂發現,這里跟下面的佛堂完全不是一種感覺。天空就在頭頂上,云像是有靈性般的鮮活飽滿,我簡直要懷疑那云后面是否真有仙人在。回頭便可看見雪山,映著太陽的金色光芒,美的那么不真實。四座巨大的金頂“如神鳥大鵬展開金翅”,大昭寺的神性大概由此而來吧。這里是天上,下面是人間。那么,認真的走過佛堂虔誠的拜過佛祖的我,死后靈魂會不會乘風來到這樣美妙的世界中。
延伸閱讀:朝圣者大昭寺轉經-與神佛對話的方式
  大昭寺的柱廊與轉經回廊的廊壁上,繪著無數佛像,因此也稱為千佛廊。據聞大昭寺的壁畫面積有4400平方米,這該是怎樣的一個數據與概念。很遺憾我沒能看到全部,對于壁畫我是極其鐘愛的,神奇的世界被巧妙的展示在我們常見的墻壁上,藝術感達到及至。

  天還是很亮,溫暖的陽光照射在屋檐上,泛著無數星光,跳躍著、閃爍著、歡笑著、嬉鬧著。繼續右繞,是夜叉殿與龍王殿,數百盞點燃著的酥油燈,香火極為旺盛。后面據說是大昭寺的主體與精華所在,叫“覺康”佛殿,但此時我已經無法進去,佛堂為密閉院落式,樓高四層,被西藏的佛教信徒奉仰為世界的中心,乃至宇宙的中心。

  拉薩是個全民信教的民族,喇嘛享有崇高的地位,達賴則享受至高無上的權利。藏族信徒相信達賴喇嘛是生生轉世,永垂不朽的,當達賴喇嘛圓寂后,信徒們便按照指示去尋找達賴喇嘛轉世投胎的嬰兒,那孩子便是新一代的達賴喇嘛。

  拉薩有轉經的傳統,喇嘛們帶著法器。法器有很多種,包括像薄帛制成的方單般的袈裟,一般為藏紅色,纏身而露右肩,據聞活佛的袈裟可以用明黃色,但我無緣得以一見。用有菩提子、金剛子、蓮子、水晶、珍珠、珊瑚、琥珀、瑪瑙、玻璃、青金、白金、木槵子、人頭骨等制作的掛珠,作法時掛于項上。這是禮敬類的法器,也包括潔白的哈達。

  稱贊類的法器包括鐘、鐸(大鈴)、鈸栗(看上去像胡樂,不知道是不是屬于樂器)、鼓、白海螺、骨笛(據說是人的小腿制作而成)、六弦琴。持驗數類的包括念珠、灌頂壺、金剛杵、金剛鈴、金剛橛,后面幾樣看上去更像是兵器。

  最常見的便是勸導類的法器,包括刻寫有六字真言的輪、筒、壁、幢、石,如嘛呢旗、嘛呢堆、轉經輪、轉經筒等。在拉薩,隨處可見藏民手持轉經輪,一圈又一圈的隨風而轉,據說能帶來好運,在八角街,我也購買過一個,在墩煌時送給一位老人家了,她對我的轉經輪十分感興趣,我便贈與她,在她的思想里比我更需要這件能帶來好運的法器。

  轉經有三種方式,分別稱為內圈、中圈、外圈。我所見的便是內圈,在大昭寺里沿千佛廊圍繞“覺康”殿轉一圈“囊廊”為圓滿。中圈(也稱八廓)是圍繞大昭寺與八角街一圈為圓滿。大圈則范圍很廣,圍繞大昭寺、藥王山、布達拉宮、小昭寺為圓滿,亦為“林廓”。

  轉經是我坐在大昭寺正門前的休息處,聽一位藏族女子描述的。她與母親一起,手里拿著轉經輪,十分虔誠的樣子。她的笑猶如陽光般燦爛,黝黑的皮膚,明亮的眸子,善良淳樸。她描述轉經的時間很長,我一直耐心聽著,她的普通話說的很好,清晰標準。本想抽根煙,但為了維持好印象,一直按捺著,這位可愛善良的女子,看見我抽煙怕是會立刻對我改觀。

  她穿著藏族的傳統裝飾,一種寬大的長袍。大領,右開襟,設一扣,衣邊或領口鑲著彩布等。脖子上掛滿了大大小小的項鏈,一圈圈的繞下來,卻也絲毫不覺得累贅與繁冗。她的五官非常精致,與一旁的母親很像。只是這位母親的臉上,凝聚了太多的紫外線與歲月痕跡,看上去難免滄桑。

  她的名字我記的十分清楚,尼瑪。意為太陽,這是個溫暖的名字,她的笑容一直在驅逐著我內心的寒氣,望著如此美好的一位女子,我不禁連呼慚愧。告別了她們,我已經無法再去小昭寺,那里只是上午開放,12點后便進不去了。而此時已經6點,在平原地區,此時該是傍晚時分。


直面大昭寺大昭寺在西藏和信眾中的地位

   大昭寺是西藏重大佛事活動的中心。五世達賴喇嘛建立“甘丹頗章”政權后,“噶廈”政府的機構便設于寺內,主要集中在庭院上方的兩層樓周圍。許多重大的政治、宗教活動,如“金瓶掣簽”等都在這里進行。扎什倫布寺是西藏日喀則地區最大的寺廟,位于日喀則市城西的尼瑪山東面山坡上。扎什倫布寺為四世之后歷代班禪駐錫之地,可與達賴的布達拉宮相媲美。它與拉薩的“三大寺”甘丹寺、色拉寺、哲蚌寺合稱藏傳佛教格魯派的“四大寺”。四大寺以及青海的塔爾寺和甘肅的拉卜楞寺并列為格魯派的“六大寺”。扎什倫布寺是全國著名的六大黃教寺院之一。


看點大昭寺信眾朝拜的大昭寺,信徒與教徒們全心與虔誠

未標題-1.jpg||893

  每天早上朝拜的人在寺前磕起了長頭,這是大昭寺前永恒的景象,藏民們順時針的圍繞著大昭寺一邊撥動著念珠,一邊轉動手上的轉經筒,口中念念有詞,我跟隨著他們走著,總會遇到磕長頭的人,他們手上的木板擊打地面發出清脆的聲音,回旋在拉薩的小巷里,時光駐足處。

  在藏傳佛教里,生命要想升華到菩薩和佛陀這一最高人格境界,轉經有三種方式,分別稱為內圈、中圈、外圈。我所見的便是內圈,在大昭寺里沿千佛廊圍繞"覺康"殿轉一圈"囊廊"為圓滿,中圈(也稱八廓)是圍繞大昭寺與八角街一圈為圓滿。大圈則范圍很廣,圍繞大昭寺、藥王山、布達拉宮、小昭寺為圓滿,亦為"林廓'。


看點大昭寺4400平方米壁畫傳遞信仰

7177721_143012247198_2.jpg||894

   大昭寺被西藏的佛教信徒奉仰為世界的中心,乃至宇宙的中心。柱廊與轉經回廊的廊壁上,繪著無數佛像,因此也稱為千佛廊。傳聞大昭寺的壁畫面積有4400平方米,藝術感達到極致。


酥油燈酥油傳遞信仰與文化依

4749229_224223881000_2.jpg||891   酥油燈始于明永樂七年,即1409年,由格魯派祖師宗喀巴于正月十五日,在拉薩創辦傳昭法會時,陳列各種供品,隆重紀念釋迦牟尼示現神變降伏邪魔日,從此以后,人們便沿襲他們的做法,每年正月十五每家每戶都要擺酥油花燈。藏語為“堅阿曲巴”。相沿下來,逐漸演化成以燃點酥油花燈為主的群眾娛樂性活動。每逢燈節,除燃點許多酥油燈外,還用酥油塑各種人物、禽鳥、獸類、花草、樹木等放在特制木架上,與酥油燈同時擺供,照耀之下,五光十色,燦爛輝煌,人山人海繞街觀賞,熱鬧非凡。藏區各地大寺廟所在之處,于是日都舉行燃燈盛會。形成普遍性的盛大廟會。


歷史大昭寺千年香火,千年文明,千年信仰

  大昭寺.jpg||901一干多年的歷史,一干多年的香火,延續了一個流傳了一 千多年的故事.大昭寺門前,有一座3米多高的石碑,上面 用漢藏兩種文字書寫著"唐蕃會盟碑",是公元823年,立于 大昭寺門前。碑后面枝干挺拔的柳樹,被稱為唐柳,據傳由文 成公主親手種植,當地人稱為公主柳。
   置身于大昭寺中,這里有一種說不出的神秘力量,到處都 是虔誠的味道,酥油燈燃燒所釋放的氣息有種神奇的撫慰人心 的功效,殿堂里,所有的慈眉善目凝視著你,給人一種巨大的 安全感。在這擁擠的朝佛的路上,無論境遇怎樣,無論身份如 何,因為信仰,每個人都不孤獨、不寂寞、不無助......


延伸閱讀:千年圣殿拉薩大昭寺-用虔誠丈量
  大昭寺始建于唐貞觀二十一年(647年),是藏王松贊干布為紀念尺尊公主入藏而建的,后經歷代修繕增建,形成龐大的建筑群。大昭寺是西藏現存最輝煌的吐蕃時期的建筑,也是西藏現存最古老的土木結構建筑,開創了藏式平川式的寺廟布局規式。大昭寺融合了藏、唐、尼泊爾、印度的建筑風格,成為藏式宗教建筑的千古典范。是集行政、宗教、政治事務于一體極具特色的佛教綜合性建筑。

  大昭寺位于拉薩市區的東南部,始建于唐貞觀二十一年(公元601年)。先后被稱為“惹剎”、“邏些”等,9世紀改稱“大昭寺”,意為“存放經書的大殿”,清代(公元1644~1911年)又稱其為“伊克昭廟”。它是西藏地區最古老的一座仿唐式漢藏結合木結構建筑。在大昭寺初建時,松贊干布的妃子尼泊爾尺尊公主得知松贊干布的另一妃子唐朝文成公主精于歷算,便托祿東贊邀請文成公主勘察建寺地址。根據勘察和計算的結果,她們認為西藏地形猶如一位仰臥的魔女。拉薩的一片湖泊(大昭寺基址)由魔女的心血匯成,紅山和藥王山形似魔女心臟的骨架。若能在湖(藏文音譯“臥唐錯”)上修廟,供奉釋迦牟尼,在紅山上建王宮,就可以鎮住魔女。于是松贊干布下令填湖造廟,在填湖工程中,大量的土是用白山羊作運料馱畜,寺建成后,為紀念白山羊馱土功績,將該寺稱為惹剎(意為山羊馱土),后改稱祖拉康、覺康,清代命名為大昭寺。在五世達賴(1642―1682)至第巴桑結嘉措執政的40余年中,曾進行了大規模的修葺與擴建。后經歷代擴建而形成今天的規模。

  大昭寺的主要建筑為經堂大殿。大殿高4層,建筑構件為漢式風格,柱頭和屋檐的裝飾則為典型的藏式風格。大殿的一層供奉有唐代(公元618~904年)文成公主帶入西藏的釋迦牟尼金像。二層供奉松贊干布、文成公主和赤尊公主的塑像。三層為一天井,是一層殿堂的屋頂和天窗。四層正中為4座金頂。佛殿內外和四周的回廊滿繪壁畫,面積達2600余平方米,題材包括佛教、歷史人物和故事。

  大昭寺的寺前廣場約摸一個足球場大小,入口處擺放著數百各色花盆,姹紫嫣紅,爭芳斗艷。廣場兩旁整齊地排列著兩列長長的攤位,攤販們早早開始了新的一天忙碌生活。

  廣場上,三三兩兩,陸續續有信教群眾和游客涌入,上午九點至十二點,是大昭寺固定的信徒朝拜時間,這個時候,信徒們就象約好了一樣,如約而來,“打卡”朝拜。來朝拜的信徒,有孤身一人的,有童叟相攜的,有一家三口的,也有成群結隊的;他們當中,有人手里提著酥油盒,有的拿著轉經筒,還有的手握一串佛珠,朝著大昭寺正殿走去……

  遠處,在大昭寺的殿前,己有不少早到信教群眾在原地磕長頭。信徒老少皆有,以老者居多,每人身前鋪一小毯,赤腳,先取立正姿勢,一邊口中念念有詞,一邊雙手合十,高舉過頭,然后雙手繼續合十移至胸前,慢慢將雙手自胸前移開,與地面平行前身,掌心朝下俯地,膝蓋先著地,后全身俯地,額頭輕叩地面。再站起,周而復始,連綿不斷。據說,磕長頭,或是還愿,或是祈求保佑,賜福免災;而赤腳叩頭,則是為了表示虔誠。

  旁邊的僧人告訴我,磕長頭沒有時間約束,短的幾個小時,長的多達數月甚至更長,因為教徒們認為在修行中,一個人至少要磕一萬次。站在大昭寺門口,周圍滿是磕頭的朝圣者此起彼伏的身影,他們輕輕的念經聲、手套與石板摩擦的唰唰聲、大經筒旋轉時清脆的鈴鐺聲……混雜在空氣中,形成一種無形的氣場將人牢牢地吸住,此時此刻,我不得不承認,在拉薩,藏傳佛教這種信仰的力量,實在令人震撼。在廣大藏族群眾中,佛教早己深入骨髓,根深蒂固。

  步入大昭寺,我跟隨著信教群眾轉動經筒,靜靜地聆聽他們輕聲的念詞,細細地觀察他們如何給香火添加酥油,佛煙裊裊中,我仿佛也變成虔誠的信徒,心中默默地祈禱,早日大徹大悟,修得正果。
延伸閱讀:直面拉薩大昭寺-在誦經聲中夜無眠
  大昭寺又名“祖拉康”(藏語意思是經堂)、“覺康”(藏語意思是佛堂),位于拉薩老城區的中心,始建于唐貞觀21年(647年),距今已有1350年的歷史,是拉薩最古老的寺廟。大昭寺的的名字據說與始于15世紀的“傳昭大法會”有關。“昭”即藏語中的“佛”之意。大昭寺建成后,元、清歷朝屢加修改擴建,形成了今天占地25100余平方米的宏偉規模。

  大昭寺是西藏重大佛事活動的中心。五世達賴喇嘛建立“甘丹頗章”政權后,“噶廈”政府的機構便設于寺內、庭院上方的兩層樓周圍。許多重大的政治、宗教活動,如“金瓶掣簽”等都在這里進行。主殿“覺拉康”內,供奉著唐文成公主 從長安帶來的一尊“覺阿”佛——釋迦牟尼12歲時的等身鍍金像。配殿內,供奉有松贊干布和文成公主、尼泊爾尺尊公主等人的塑像。寺內還保存有唐代以來的大量珍貴文物。寺前有《唐蕃會盟》碑和松贊干布與文成公主合植的唐柳等古跡。寺內有長近千米的藏式壁畫(文成公主進藏圖)和《大昭寺修建圖》,還有兩幅明代刺繡的護法神唐卡:一幅為勝樂金剛。另一幅為大威德金剛。這是藏傳佛教格魯派供奉的密宗之佛中的兩尊,兩幅刺繡至今色澤鮮艷,畫面完整,為難得的藝術珍品。 大昭寺建成后,成為當時吐蕃王朝的突出標志和象征。在拉薩,藏族人也喜歡將以大昭寺為主的八角街一帶稱為“拉薩”(藏文意思是佛地),由此可見大昭寺在拉薩人的心目中的地位之高。   

  大昭寺是西藏現存最輝煌的吐蕃時期的建筑,也是西藏最早的土木結構建筑,并且開創了藏式平川式的寺廟布局規式。大昭寺殿高4層,上覆金頂。 整個建筑,金頂、斗拱為典型的漢族風格,碉樓、雕梁則是西藏樣式,主殿二、三層檐下排列成行的103個木雕伏獸和人面獅身,又呈現尼泊爾和印度的風格特點。正殿有20根大木柱,柱 上斗拱架梁,有天鵝、象等精美浮雕。

  大昭寺不僅僅是一座供奉眾多佛像、圣物以使信徒們膜拜的殿堂,它還是佛教中關于宇宙的理想模式——壇城(曼陀羅)這一密宗義理立體而真實的再現。大昭寺建成時只用來藏經、供佛。因為當時西藏還沒人出家為僧,天了后來,經歷代擴建,四周增設回廊、院落,建筑面積達25100余平方米,開始有少數僧侶看管寺廟,并不從屬于哪個教派。黃教興起后,每年在這里舉行傳召法會。歷代的達賴或班禪的受戒儀式就在這里舉行。

  走近大昭寺,四層樓的碉堡式平屋頂的房子在眼前一字排開,與它四周的商家店鋪混然在一處,紅塵中誰能體味出佛教的博大精深?也許正是在平凡中才能隱含下高深的佛理,真正的精華是不需要任何環境來烘托的——大隱隱于世,也許正是這個道理。
  
  在拉薩,藏族同胞將大昭寺為中心的八廓街一帶稱為佛地,由此可見大昭寺在拉薩人心目中的地位之高。在大昭寺多停留一段,認真仔細地研究它,您會發現實際上大昭寺是拉薩市民生活的中心,周圍人生活的一切都是圍繞著它展開的。穿過廣場前的人流來到寺前,眼前左側有一圈圍墻,圍墻里立著一塊碑看著非常眼熟。走近它一看忽然明白,原來這便是“唐番會盟碑”!這要是在內地,說不上要把它里三層外三層地用玻璃罩保護起來了呢?可在這里,它卻是一直素面朝天地立在那里,訴說就流失的日日月月,看慣了人間的盛盛衰衰。
  
  相傳在建大昭寺時,幾次均遭水淹。文成公主解釋說,整個青藏高原是個仰臥的羅剎女(如果有機會去西藏博物館,推薦您一定要看一幅非常古老的唐卡,畫的就是文成公主推算的吐蕃的地形)。這個魔女呈人形,頭朝東,腿朝西仰臥著。大昭寺所在的湖泊原來正好是羅剎女的心臟,湖水乃其血液,所以文成公主說大昭寺必須填湖建寺,首先把魔女的心臟給鎮住。然后文成公主還同時推薦了另外12個寺院在邊遠地區,鎮住魔女的四肢和各個關節,共建了13座寺院。
  
  按照文成公主所選的位置,建地首先要填湖。當時主要的運輸工具是依靠山羊背著裝著沙和土的袋子,給大昭寺奠定了基礎。藏族友人告訴我,今天的拉薩這兩個字就是從大昭寺演變而來的,最早拉薩不叫LASA,古文書上都是RASA,RA是山羊,SA是土地,意思是山羊建的地方。后來因為修建了這樣神圣的佛殿,里面供奉了佛祖的像,有佛經、還有四面八方的信徒來這里朝圣,大家都認為這個地方是佛地,所以又改稱拉薩。LA在藏語里表示佛,SA是地的意思。
  
  據說在大唐時期,土番第四代贊普赤德祖贊繼位以后,想起乃祖松贊干布娶文成公主的故事,給土番帶來了生機和興旺,于是他也派官員去長安求婚,經過長期努力,唐中宗終于答應把金城公主嫁給他。公元710年,金城公主進藏完婚,不久生下一子便是第五代土番贊普。等到金城公主的哥哥唐玄宗李隆基當上了皇帝,第五代贊普赤松德贊便成了唐朝的外甥,這一來,土番與唐便一直以舅甥相稱達100年之久。終于在公元823年,雙方立了一塊會盟碑,碑文中有“今社稷山川如一,為此大和……須合甥舅親近之禮,使其兩界煙塵不揚,罔聞寇盜之名,后無驚恐之患。”
  
  對于西藏的歷史,不同政治觀點的歷史學家有不同的說法,但這塊古樸的石碑卻和文成公主、金城公主的故事一樣,把我帶進了那個遙遠的年代,心里忽然明白,漢藏兩族不光是親如兄弟,而且還有一種更親近的血緣關系。
  
  去拉薩而沒有去大昭寺,就等于沒去拉薩,這是大昭寺著名喇嘛尼瑪次仁的話。大昭寺的興建,最早便與佛教有關。據歷史記載,土番英主松贊干布于公元621年娶尼泊爾的尺尊公主為妻,尺尊公主為他帶來了一批佛教經書和一尊釋迦牟尼8歲等身像。據說為了保存這批經書和佛像,松贊干布將一枚戒指拋了出去,并說:“戒指落處就是建佛殿的地方。”結果,戒指落在了一片湖泊處,于是,便開始了一場千只山羊馱土填湖建廟的浩大工程,也就有了“先有大昭寺后有拉薩”的說法。
  
  在大昭寺門前兩側豎著兩根高大的經竿,經竿上下都纏著里三層外三層的經幡。經幡上布滿了密密麻麻的經文,在微風的吹佛下輕輕飄揚。經竿下,又分別有兩個塔一樣的香爐,它是用白泥土壘成的爐子,喇嘛們不時往里面填桑葉燒,巨大的桑煙升空,給大昭寺帶來無限神秘的氣氛。當我走近寺門時,發現有一些遠道而來的人們在門前嗑著等身長頭,那虔誠的樣子好像把世間一切都忘得一干二凈,只有靈魂向往著西方極樂世界。
  
  走進寺里我才發現,這座著名佛殿實在太普通了,低矮的房子有些陰暗,但佛家圣物卻是琳瑯滿目,讓人看也看不夠。其中最有名的,也稱為鎮殿之寶的莫過于釋迦牟尼的12歲等身像了。這尊著名的佛像是當年文成公主從大唐帶來的。據史料上說,釋迦牟尼在世時,曾造了三尊自身佛像,并且親自為他們開光。釋迦牟尼說,我圓寂后,見到他們就等于見到我一樣。這三尊佛像,一尊是尺尊公主帶來的8歲等身像,一尊是12歲等身像,一尊是25歲等身像。8歲等身像收藏在日喀則的扎什倫布寺,文革中被人割掉了腦袋,后來雖然焊上來,終究失去了原來的尊嚴;25歲等身像收藏在印度,由于滅佛運動,被人沉入了印度洋,至今無法找到。所以,只有文成公主帶來的這尊12歲等身像如今完好無損地留在大昭寺里,成為今天藏傳佛教的圣物。
  
  從清乾隆57年(1792年)開始,清政府頒布了《欽定西藏章程》,確定了“金奔巴”制度,來確定達賴和班禪的轉世靈童。大多數金瓶掣簽都是在釋迦牟尼12歲等身像前完成的。這一極有尊嚴的地方,在1995年,當時由黃菊副總理主持產生了最后一個班禪。如今,圣像前已成為藏傳佛教最為神圣的地方受人頂禮膜拜。
  
  在大昭寺里轉來轉去,那些珍貴的佛像、壁畫、佛經,及佛家器物我早已記不清它們的來歷了,見到的卻是喇嘛們專神地做著佛事,一點也不把我們這些凡夫俗子放在眼里。有時能看見幾個藏胞手提暖水瓶走來走去,導游告訴我,這是信教的藏胞從家里拿來的穌油,逐個給寺里的穌油燈添油,寺里的穌油燈才能保持千長年不滅。
  
  走出大昭寺我發現,藏族的寺廟和其他地方的寺廟有幾個完全不一樣的地方:一是它沒有高高的蠟燭,點的全是穌油燈;二是從來不燒香;三是廟前一直沒有設功德箱;四是喇嘛們不會為香客算命或為香客的佛物開光。人們上廟上施舍,都是直接把錢放在佛像前或放在唐卡前,而且還可以找零。您若放下10元錢,感到不應該放那么多,就可以在錢堆里找出幾元您想拿回的零錢,完全不必擔心佛祖會怪罪您,這也許是藏傳佛教與其他教派不同的地方。
  
  在大昭寺里,有一個《六道輪回圖》至今我讓記憶猶新,里面講的是人做了壞事死了以后,要下降到下三道受苦受難。回來的路上我一直在想,那些為了錢給人開光的僧人是不是也要降到下三道呢?我雖不是一個忠實的信徒,但我對佛教理論有一種天生的敬畏之心,尤其是藏傳佛教中靈童轉世,帶著些許神秘,懸著些許佛法。參觀完大昭寺,讓我切身感受到了為什么西藏能全民信教的原因,我認為宗教和世上其它理論一樣:很自然、不矯情、沒有功利目的是它讓人信服的關鍵所在。
延伸閱讀:默想圣地拉薩大昭寺-人與佛,相影相伴
  有人說,沒有信仰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我從來沒有這樣的感覺,或許是因為宗教于我,從來都是陌生的——從未嘗試過擁有,自然無從體會這有與無之間的差別。

  直到那天,我來到了藏民向往的朝佛的中心——大昭寺。觸目所及,無一不震撼著我的心弦。

  身處拉薩的藏民,每天都是這樣開始的:搖著手里的轉經筒——來到大昭寺——排隊用自家制作的酥油給寺里的香火添燈——繼續排著長隊謁見釋迦牟尼,昨晚所有這些,才能展開一天的生活。

  最震撼的還是他們,他們不愿千里、萬里,一路磕著五體投地的長頭來到這片圣土,不求今生,只為信仰,只為來世。對每一個藏民來說,一生之中,最重要的事就是這十萬長頭,他們從藏區的每一個角落出發,在親友的照料下,一路從家里磕著長頭,翻山越嶺,來到這里,把自己幾乎所有的積蓄捐給寺院,完成了這一大任,才開始理會自己的人生。

  自從聽聞這樣的說法以來,我一直無法理解。為什么“信仰”兩個字可以有如此大的魔力?但在我置身于大昭寺中的時候,我隱隱有些明白,這里有一種說不出的神秘力量,到處都是虔誠的味道,酥油燈燃燒所釋放的氣息有種神奇的撫慰人心的功效,殿堂里,所有的慈眉善目凝視著你,給人一種巨大的安全感。在這擁擠的朝佛的路上,無論境遇怎樣,無論身份如何,因為信仰,每個人都不孤獨、不寂寞、不無助……

  茫茫天地間,紅瓦黃墻的所在,紅衣喇嘛的背影,世界里彌漫開去的氣味,叫做禪~

  擺弄酥油花的手,擦拭佛像的手,整理佛堂的手,撫慰眾生的手……

  我想,這所有,都是答案,又都不是全部的答案。

  也許,每個藏民都與宗教走的太近了,在拉薩,一次問路的經歷讓我深有感觸——他并不認識我要找的地方,于是問別人,別人也不知道,他們就分別再幫我問其他人,知道得到確切的答案,兩個人帶我找到了要去的地方,才與我道別離去,受寵若驚之余,我為他們自認為理所當然的付出而動容。

  佛,宗教,或許是遙不可及的神秘,而是鮮花朵朵的撲面清香,是藍天白云的清澈無際,是波瀾不驚的從容淡定~

  也許,有佛,有信仰在心間,就會心有所屬,閑看落花,樂善好施~


大昭寺內的釋迦牟尼佛像的故事
  傳說釋迦牟尼在菩提樹下即將圓寂時,他的弟子們肯求佛祖留下真實的形象,以便世世代代指點迷津。佛祖點頭同意了。弟子們于是塑造了佛祖八歲、十二歲和三十歲不同時期的等身像。其中八歲、十二歲的等身像是請釋迦牟尼的奶媽描述了佛祖年少時期的模樣后塑造的。釋迦牟尼親自對三尊佛像做了加持后,便在菩提樹下圓寂了。

  后來,釋迦牟尼的八歲等身像供奉在尼婆羅(現在的尼泊爾)王宮;三十歲等身像供奉在天竺(今印度);十二歲等身像供奉在中國。

  公元七世紀時,稱雄雪域高原的土蕃王松贊干布統一了雪域高原的各個部落,先后與尼泊爾和中國聯姻,娶尼泊爾的尺尊公主為妻,而后又派人遠赴長安迎娶唐太宗的宗室女文成公主。尺尊公主的陪嫁禮品是佛祖的八歲等身像;文成公主帶到土蕃的是佛祖十二歲等身像。

  尺尊公主給土蕃帶來了佛教文化,文成公主給土蕃帶來的是唐朝先進的農耕和紡織技術。仔細觀察,現在西藏的社會生活還隨處可見漢文化的影響,象藏醫的望、聞、問、切手法;民居墻體的水樣花紋;寺廟的金頂和斗拱;女子服飾的后腰墊,等等。

  當文成公主一行剛進入拉薩河谷時,裝載著佛像的木輪車陷在拉薩河谷的一片沙地中,任憑四個大力士怎樣推,木輪車還是紋絲不動。文成公主說,看來佛祖愿意被供奉在這里了。于是,松贊干布聽從了文成公主主張,專門修建了供奉佛祖的小昭寺,并將寺門面東,向著長安的方向。

  松贊干布又想為尺尊公主建大昭寺,以供奉佛祖的八歲等身像。文成公主用中原漢地的辦法打掛占卜,對松贊干布說,雪域高原如同羅剎女魔的形狀,而女魔的心臟正好處在拉薩谷地中間的湖泊。只有在此建寺,才能鎮住女魔,讓土蕃興盛。松贊干布非常高興的接受了這一建議,用井字型木架架在湖面上,填一層土又架上木架,如此反復,直至填平湖泊,修建了大昭寺。

  松贊干布去世后,土蕃發生了戰亂,大昭寺被洗劫一空,寺內供奉的佛祖像也在戰亂中毀于一旦。一些高僧和虔誠的貴族,唯恐小昭寺的佛祖像被毀,便偷偷將小昭寺十二歲的等身像藏到了大昭寺的一個小殿內,又用土石將門封死。直到唐中宗將金城公主遠嫁土蕃,土蕃才再次掀起了佛教文化熱。金城公主查詢到十二歲等身像的下落后,起出佛像,供奉在了大昭寺。

  經釋迦牟尼親自加持過的三尊佛像,八歲佛像毀于戰亂,三十歲佛像在天竺戰亂中,被一些信徒暗地里送到大帆船上,準備飄洋過海送往他鄉供奉,不料半途遭遇風暴,船被巨浪掀翻,佛像就此沉沒于南太平洋。現僅存于世的就是文成公主帶進藏的這尊十二歲等身像。

  在拉薩有個說法,不去大昭寺就等于沒來過西藏,意為大昭寺是這個雪域高原的核心和靈魂,因為這里供奉著世界上唯一的一尊經過佛祖親自加持(開光)的佛像。

  無論在藏區的高山峽谷,還是在坦蕩的大草原,或是西藏周邊的青海四川云南甘肅,都可以看到那些虔誠的信徒,他們磕著長頭,用身體丈量著大地,從四面八方緩緩叩來,他們的終極目標就是要用自己的手指親自觸摸大昭寺門前的青石地板,匍匐在佛祖面前。這一刻,是信徒們追求一生的幸福時刻,為這一刻靈魂的升華,任何千辛萬苦都是值得的。
延伸閱讀:圣城中的圣殿大昭寺-傳遞信仰的溫暖力量
如果說拉薩是西藏的圣城,那么大昭寺便是這座圣城中的圣殿。它建于7世紀中葉西藏的吐蕃王朝時期,占地25100平方米,至今仍是拉薩老城最醒目的建筑。

  向往大昭寺,是從青藏公路上開始的。當時,我們的汽車正向船一樣顛簸在天路班的青藏線上。頭頂上是純凈的藍天和白云;路兩旁茫茫戈壁連著遠方崢嶸的雪嶺,空曠中透出一種蒼涼和雄勁。這一切都讓我們這些初次踏足青藏高原的游人興奮不已。車一程程地行著,車窗外不時閃過沿著公路邊默默跋涉的藏民。他們之中有僧有俗,又不像普通旅人一樣行路,總是走上三五步便身體匍匐,以頭叩地。下車探問才知道,他們都是從青海到拉薩朝圣的佛教信徒,而朝圣之路的盡頭便是大昭寺。

  游大昭寺是到拉薩的第二天午后,“日光城”的陽光足得有些炙人。

  與內地名剎古寺所處的清凈、寧謐的環境相比,大昭寺的周圍卻顯得喧囂和浮躁。因為圍繞著整個寺廟是拉薩最著名的觀光街———八廓街。這條街本是朝圣者的轉經路,但臨街的房子卻又都是賣藏族手工藝品的小店鋪。就這樣,川流不息的轉經人中夾雜著眾多購物的游客,朝圣者口中誦出的經文與游客小販們討價還價的聲音匯合成了一種奇特的旋律。古老的宗教信仰與現代的商業文明在那里坦然相對,既不排斥,也不融合。

  走近大門,便能看到門口有近百名遠道而來的朝圣者,面向寺院的方向不停地磕著等身的長頭。在青藏高原,無論從哪個故鄉到這里都非常遙遠。也許大昭寺讓每一個朝圣者用長途的艱辛來換取報償,而他們的眼光卻依然堅定、信念依然虔誠、口中的梵唄也依然響亮。這里沒有人回望故鄉,因為他們知道,自己已經為故鄉和圣殿之間架起了一座橋梁。不久他們又將踏上這座橋梁,帶著祈來的福祉返鄉,繼續另外的朝圣之路。

  我曾到過許多內地的宗教寺院,大昭寺與它們相比略顯逼仄,但布局十分巧妙和緊湊。寺內的主要建筑分上下兩層,由神殿、回廊、僧舍和庫房組成。他們圍繞著一個方形的、天井式的庭院排列。一層正對大門的神殿是寺院的主體,也是精華所在。它比其他殿堂高大許多,里面供奉著文成公主帶來的釋迦牟尼座像,這尊佛像正是大昭寺成為藏傳佛教的圣寺而受萬人朝拜的原因。

  據說,松贊干布迎娶文成公主時,唐太宗將這尊像作為嫁妝,由長安運抵拉薩。在迎娶文成公主前,松贊干布已娶鄰國尼泊爾的赤尊公主為妃。赤尊公主攜帶來一尊釋迦牟尼的8歲等身像,便邀文成公主建廟以供奉佛像。于是建成了大昭寺和小昭寺,分別供奉兩位公主帶來的佛像。后來,另一位從唐王朝遠嫁到西藏的金成公主將小昭寺里的釋迦牟尼像移入大昭寺,從此大昭寺的地位更加顯貴了。

  時至今日,當年赤尊公主帶來的那尊佛像已遭毀滅,神殿內僅剩下一尊釋迦牟尼的12歲等身像。這尊佛像也被譽為“享有世界上最為罕見之尊榮”的釋迦牟尼像,每天更受數以千計信徒的頂禮膜拜。

  走進大殿,光線陡暗,整個殿堂只有幾排酥油燈,忽明忽暗的閃爍,顯得幽暗神秘。佛像供奉在殿堂的中央。近前拜觀,佛像坐態寧靜、面容安詳,身前的石板已被信徒們的身軀摩擦得如鏡子般的光亮。這泛著青光的石板仿佛記載著無數的祈求和祝愿。

  除了正殿以外,還有幾座神殿都是古代的遺跡,其中二層西側的法王神殿最值得觀賞。法王即松贊干布。松贊、文成、赤尊以及創造西藏文字的大臣祿東贊、吞米桑布扎之像都供奉在這里。塑像仿照人物原形而造,神態逼真、惟妙惟肖,回應著導游們講述的神話故事。許多藏民向塑像獻哈達、捐福錢,不時還有信徒默念著六字真言。我想,松贊干布當年帶著兩位妃子,興建大昭寺,主持翻譯大量佛經,并制定法律明令子民虔信佛教,對佛教在藏區的興盛貢獻頗大。也許他不會想到,佛教在他之后雖歷經挫折、幾度隱顯,仍然播揚得那么廣泛,乃至如今的西藏,被世人看做“佛教的天國”。

  游完整座寺廟,已是暮色壓頂。站在大昭寺的金頂之上,布達拉宮清晰可見。兩座同樣古老的建筑被夕陽染得彤紅。沉醉間,大昭寺傳出陣陣誦經聲,低沉而浩蕩著裊裊上升,久久地徘徊在大昭寺的上空,似一種悠揚的召喚。
  1. 猜你喜歡

  2. 《直飛林芝》:雅魯藏布大峽谷+魯朗林海+...
  3. ★5天4晚★林芝深度游:(贈送魯朗林海、...
  4. ★6天5晚★后藏日喀則:(贈送《文成公主...
  5. 拉薩+柔美林芝:布達拉宮-大昭寺-大峽谷...
  1. 閱讀推薦

  2. 天堂晃悠-仰望拉薩...
  3. 推薦景點-布達拉宮...
  4. 推薦景點-大昭寺...
  5. 世界最大-哲蚌寺...
  6. 震撼人心-色拉寺...
  7. 時光漫步-八廓街(八角街)...
贵州快三开奖结果等